首页>

范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时间:2020-12-05 19:32:50 /人气:985 ℃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最清楚,还有和他交往过的朋友、师长等,不过此人的确口碑不佳,名声极差。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首先,范曾是个谋士,出谋划策的人;其次,范曾是个比较高明的谋士,因为他帮助项羽出了很多有建设性和重要的主意至于你说的投机者,可以这样理解,谋划其实就是投机.范曾没有叛国的动机和行为,只不过是项羽中了刘邦的反间计,误以为范曾投靠了刘邦.如果你喜欢用爱国两个字,我们可以理解范曾是爱国的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首先应该是范增,而不是范曾。 每一位政治领袖的身边都会有出谋划策之人,项羽身边的筹谋人物当属范增。 范增是居巢(今安徽巢县西南)人,平时在家,好出奇计。陈胜大泽乡起义时,他年届七十。不久,项梁率会稽子弟兵渡江而西,成为反秦斗争的主力,范增前往投奔,希望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智慧贡献给反秦事业。 范增和项梁相会于薛地。当时陈胜已被杀害,张楚大旗已倒,反秦斗争陷于低潮,项梁、刘邦等义军首领正相会于薛地,商议挽救时局的方针和策略。范增的到来适逢其时。 范增见到项梁等将领,首先分析了陈胜所以失败的原因。他认为,秦灭六国,楚人的仇恨最深,人们至今还怀念被秦人冤死的楚怀王,因而“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预言是有道理的。而陈胜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不立楚王之后而自立,不能充分利用楚国反秦的力量,导致其势不长。接着范增论证和提出了反秦的策略,他认为项梁渡江以来,楚地将领纷纷前来依附,就是因为项氏世代为楚将,人们以为他能复立楚国社稷。他建议应该顺从民众愿望,扶立楚王的后裔。项梁等人毅然接受了范增的提议,找到了在民间替人放羊的楚怀王熊槐的孙子熊心,复立为楚怀王,草创了楚国政权。 范增在七十岁的年龄上热烈地投身于反秦斗争,决心为反秦事业贡献余生,这是极其难能可贵的。他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义军将领出谋划策,对陈胜失败之原因的分析虽然不是非常正确、全面,但提出扶立楚王后裔的建议,使反秦斗争获得了一面新的旗帜,对团结和协调各地的反秦力量,促使反秦斗争重新走向高涨都有积极的意义。另外,义军将领多是行伍出身,范增的加盟,不仅是人才的增加,而且改善了领导集团的能力结构,对楚国的反秦斗争大有裨益。由于他年龄为大,项羽后来对他以亚父称之。 范增加入义军后,经历了怀王之立、项梁阵亡等事件,楚军救赵时他被熊心任为末将,随上将军宋义及次将项羽同行,自然也经历了无盐兵变、巨鹿之战和坑杀秦卒等事件,一路进入关中。 入关中后,秦朝已经灭亡,身为四十万军队统帅的项羽听说刘邦想在关中称王,立即下达了次日进攻刘邦军队的命令。范增极力支持项羽的决定,对他说: “刘邦过去贪财爱色,进了关中后,一改过去的毛病,表明他的志气不小。 我让人察看他那边的云气,有龙虎之状和五彩之色,这是天子的气象,请赶快进攻,勿失良机。” 范增大概有他的谍报人员,一到关中,并未与刘邦接触,就已掌握了其活动特点。他与刘邦在扶立熊心为王时开始认识,打过不少交道,互相熟悉。经过前后比较,发现了刘邦的变化,由此窥觉和领悟到了其必有的宏图大志。关于云气的说法未可详知,但也反映了范增对刘邦的异常关注。无论如何,范增在秦灭后已把刘邦视作威胁项羽霸主地位的真正对手。秦朝已亡,社会利益格局将有大的调整,不少人另觅新主,但范增对项氏的不变忠诚和对时局观察的准确还是令人敬佩的。 由于项伯与张良的串通撮合和项羽本人的糊涂懵懂,次日的兵刃之战出乎意料地转化成了鸿门酒宴。酒席上刘邦谨慎致谦,掩盖真相,一意弥合矛盾;项羽被人迷惑,毫无设防,只顾酣然畅饮。范增以亚父身份坐于席之尊位,他希望项羽在酒席上下决心就便处理掉刘邦,几次瞅着使眼色,又多次举起所佩的玉玦向项羽暗示。见项羽终究默然不应,范增起身离席,在外面召来项羽的堂弟项庄,对其交代说: “你可入席敬酒,之后请求舞剑,乘势将刘邦刺杀于座席上,免得我们这些人将来做了他的俘虏。”项庄领命入席,按吩咐拔剑起舞,只因项伯主动对舞和遮蔽刘邦,项庄未能得手。后来,刘邦部属樊哙带剑拥盾闯入酒席,项羽赐之酒肉,打乱了范增的安排。刘邦借口如厕脱身逃走后,范增将刘邦送来的白璧弃置于地,拔剑击碎,发出了那句著名的失望的悲叹之语。 范增始终把刘邦视作争夺项羽天下的最大敌手,他曾力主大军进攻刘邦部队,当兵刃化酒宴时,也许他以为这是以较小代价杀掉刘邦的最好机会,因而又是给项羽举玦暗示,又是召项庄入席舞剑。他是鸿门宴上战争气氛的推动者和操纵者。他的上述两项策划,由于项羽不配合,项伯闹对立,以及刘邦的机警而失败,争夺天下的生死之敌在眼皮底下溜掉了,致使他万分失望。他把受敌之礼视作模糊阵线、敌我不分的昏聩行为,因为无法退还其礼物,宁可毁之,他的“竖子”之叹,明指项庄,实指项羽,事后他更明白地对人讲: “夺项王天下的人必定是刘邦,我们大家都将成为他的俘虏。” 在秦灭后的天下利益大改组中,范增立场坚定,目标清晰,但他无法从根本上影响项羽在某些关键事情上的政治行为。项羽分封诸侯时,刘邦按约定应分得关中之地做王,大概是范增出谋定计的结果,项羽提出: “巴、蜀也是关中之地。”因而将刘邦封于关中秦岭之南做汉王。这已是范增对刘邦力所能及的最大限制。 项羽在西楚立国,范增被封为历阴侯,领地在今安徽省和县,后来楚汉战争长期相持于荥阳一线,前204年项羽时常在前线侵夺汉军的运粮甬道,刘邦粮食短缺,支持不住,请求以荥阳为界,双方讲和罢兵,项羽准备答应。范增坚持说: “汉军现在容易对付。如果放弃不攻,以后必定要后悔。”项羽于是增兵包围荥阳,志在必得。刘邦在危机关头使用了部属陈平的反间计,在项羽使者的饭菜质量上巧做文章,他见使者后佯装惊愕说: “我以为是亚父派来的使者,原来是项王使者。”遂换上了粗劣的食物。项羽闻报,怀疑范增与刘邦私通,削减了他的权力,范增大怒道: “天下事大体已定,你好自为之。”提出退职甘当平民。项羽同意后,他离开前线回彭城,半道上背发毒疮而死。 年届七十五岁的范增仍在前线随军,已十分不易,他继续坚持数年前对刘邦持有的坚决打击,毫不手软的方针,根据当时的战场形势,提出了拒绝讲和,包围强攻的主张。当战争正如他的所料,顺利进展时,他无法忍受来自年轻主上无缘无故的怀疑,怀着对项羽的极大失望和甘做一介平民的决心,弃置官职,负气离去。所谓“天下事大体已定”的离别之言,不是他判断错误,就是有意讽刺。事实上,在范增身后,楚军虽有夺取荥阳和成皋的战场胜利,但战略形势已开始发生根本逆转,垓下之败仅是一年以后的事情。 值得提及的是,范增虽然在遭受项羽无端怀疑后“乞骸骨”负气离职,甘当平民,但他仍把楚都彭城作为最后的归宿地,表明了他对楚国的信心和矢志不移的忠诚。一位忠诚辅国的老人最后落到了遭人猜忌,职位不保,恶气填胸,病死途中的地步,不能不令人感到惋惜。明人吴昜路过黄河不远处埋葬范增的商丘坟墓,把它与汉朝五位皇帝的陵墓比较,感慨作《亚父冢》: 河决川原几变更,商丘何事独峥嵘。 五陵王气销烟草,玉斗千年恨未平。 吴昜赞赏范增在鸿门宴上识定刘邦,击碎玉斗的智慧,他大概以为,若无项羽的猜忌,以范增的智识,不应输给刘邦。与吴昜同代的高启则把范增与舍命支持儿子追随刘邦的王陵之母作比较,认为选定项羽辅佐,空劳心神,是无智的表现。其《读史》一诗代表了不少人的观点: 不识兴王自有真,尊前示玦谩劳神。 当时谁道翁多智,不及王家老妇人。 应该说,在项羽军中缺少人才的情况下,范增应该算得上一位极得力的谋臣,他自投军后,谏立怀王,力主杀刘,诳封汉中,荥阳拒和,这些都是不错的谋划。然而,人们也无法将这些筹谋做过多的夸大,除过鸿门宴上力主杀掉刘邦,可能除掉项羽的生死之敌,会影响到天下政局的改变外,其他三项建议均被采纳,未见后两策有改变楚汉格局的出奇效果。范增的筹谋多属解决具体事情的计策而不是能够影响大局的谋略,对项羽在分封、战略和用人上的失误,以及动辄坑卒的暴行,未见他有纠正和弥补的表示。他是项羽分封方案制订的参与人,对其中的重大失误应负有连带责任。他跟随项羽约五年,碰到的事情应该极多,提出过的建议却极少。如果不是对楚国的事业置身度外而听任事态的恶化,那这些表现就是认同失误、头脑不清的表现。在跟随项梁时,宋义曾发现了项梁失败的征兆,而范增却对这一事关全局和主帅性命的失败未能发现,并纠正,使之避免失败。因而他在辅佐项羽时的谋少筹疏,绝不仅仅是项羽拒纳忠言,压制意见所致,其中有不少自身的原因。总之,对范增的智识无法高估,项羽的军营是一片智慧的荒漠,范增是大片荒漠中的一株老藤。 按楼主所说,那么只能是爱国者。

来自小孩不准叫叔叔的回答:

你说的是那个画画的吧


月博会员登录中心|2020星力注册送300|网站地图